一条留言牵出的西藏恶势力犯罪团伙

2020-12-03 来源: 西藏日报

    2018年7月19日,徐先生通过某社交软件留言称自己前往羊湖景区时被不法商贩诱骗购买药材。

    看到徐先生的网帖,王女士也想起了自己在羊湖景区某饭店内被强制消费5万元购买冬虫夏草的事情。

    同年8月22日,王女士报了案。想不到这次报案却牵出了一个恶势力犯罪团伙。

    组织严密的恶势力逐渐浮出水面

    接到报警后,贡嘎县公安局立即组织警力对羊湖景区沿线旅游餐厅及土特产品销售店开展摸底排查和调查取证工作,发现孙某芹和吴某勇经营的一家藏家苑有违法犯罪的重大嫌疑。

    公安机关对王女士购买的“冬虫夏草粉末”进行鉴定,发现并不是真正的冬虫夏草粉末,而是另外两种混合粉末的替代品,他们以诈骗案进行了立案侦查,并由市、县两级公安组织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

    随着深挖扩线,专案组发现这起案件并不简单,还存在其他更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甚至有可能是一起有组织的团伙犯罪。

    在孙某芹和吴某勇等人逐一被抓获后,一个隐藏在旅游行业的恶势力“毒瘤”逐渐浮出水面。

    孙某芹和吴某勇在羊湖景区经营一家藏家苑,平时主要销售土特产品,生意还算不错,但想要更快成为“有钱人”的贪念,使他们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打拼”。

    孙某芹和吴某勇两人先后联系了30余名导游和司机,让他们把游客带到店中,再雇佣王某、吴某某等12人,在店内以“游客”的身份,虚构、夸大药材功效,采取“假讲价、假付账”等方式诱骗游客购买,事成后向王某等人支付非法所得30%的提成。

    期间,孙某芹等人在药材打粉过程中随意增加份量,并以名贵药材已经打粉不能退为由,通过暴力、恐吓、威胁等方式强行交易。渐渐地,他们形成了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恶势力犯罪团伙。

    辗转32个省市 制作200余份证据

    案件逐渐清晰明朗起来,但案件办理过程充满了挑战和困难。

    第一个困难就是跨省抓捕工作。

    “此案涉案人数多,实施抓捕时,只有小部分犯罪嫌疑人还在西藏,大部分已经回到了自己老家或其他城市,需要实施跨省抓捕。”承办该案的贡嘎县公安局扫黑办副主任旦增曲扎介绍道。

    孙某芹和吴某勇等人作案也分“淡、旺季”,旺季时候游客多,作案机会多,而到了淡季,他们就“歇业”回老家。

    2018年10月9日,按照抓捕预案,专案组开始了抓捕行动,从该藏家苑中抓获了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等3人。

    “当其他犯罪嫌疑人得知王某某3人被抓的消息后,有的犯罪嫌疑人向当地公安机关主动投案自首,但有的却从自己老家逃窜到了其他省市。大部分犯罪嫌疑人,是在兄弟省市的协助下,从湖北、安徽、湖南、河北等地抓捕归案的,整个抓捕过程历时一年半左右。”旦增曲扎介绍说。

    抓捕到案的同时需要固定证据,这是第二个难点。

    “受害人大多是游客,来自五湖四海,我们只能通过从犯罪嫌疑人店内扣押的4台POS机的流水账单,逐一梳理出受害人的基本信息,一一电话询问受害情况。”旦增曲扎介绍说。

    历时10个月,先后9次辗转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寻找受害人、证人70余人,制作辨认、指认笔录等证据材料200余份,鉴定物证25份,专案组冻结涉案资金2.6万余元,从“黑导游”“黑司机”处追缴涉案非法所得16.5万余元,扣押涉案车辆1台、涉案药材15公斤,涉案旅游餐厅予以查封。

    纠出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

    到这一步,应该可以结案了吧?

    不!以孙某芹和吴某勇等人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浮出水面后,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在固定证据过程中,很多受害者反映自己当时报了案,却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那么报的这些案去哪儿了呢?

    经过15次案情分析会,12次实地督导案件侦办,专案组发现当地派出所所长温某、民警石某,当地工商局工作人员强某,与孙某芹、吴某勇关系密切,存在多次经济往来,充当“保护伞”,包庇纵容违法犯罪行为,专案组即刻将涉案公职人员违法违纪问题移交纪检监察机关。

    2020年11月29日,山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强迫交易罪、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被告人孙某芹和吴某勇等12人16年至6个月不等,并处数额不等的罚金,追缴违法所得。(应当事人要求,文中王女士、徐先生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群

Copyright © 2015 支持单位:西藏自治区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的所有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藏ICP备15000136号-1